882828.cc_58同城天水分类信息网_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

882828.cc

免费周易算命网

2017年08月08日 19:43

字体:标准

  

  然而她今天的猜忌与怀疑,却将他所珍视的东西,所给予的眷恋,都砸得粉碎,再没有为他留一丝念想。

  孙太后道:“贞儿救助了贵妃,又在贵妃坐月子时侍奉皇孙,因此濬儿见她亲切。你如今才将濬儿带到坤宁宫,正要好生将人带熟,如何能再带个让濬儿信赖的人过去?”

  第二十章 长春宫的争斗

  翻过年后,新君改元成化,至此,大行皇帝留在世间的最后一段治世时光也完全消退。随着寒冬暖去,万贞的身体便也像春日万物生发似的,进入了快速好转的时光。等到四五月时,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的作息,偶尔犯睏,御医过来诊脉,报出的却是喜讯:她怀孕了!

  万贞心里却不是欢喜,而是惊慌:杜箴言的经验教训实在太过惨痛了,她害怕这孩子来了,最后又留不住,徒然让她伤心难过。

  周贵妃不敢哭出声,只是抹眼泪,孙太后也有些不耐烦了,哼道:“你还年轻,好好养好身体,再生罢!哀家保了你以后的孩子由自己抚养。”

  胡云心里满意,公务办完后便悄声道:“贞儿,幸亏你没去长春宫。这段时间,长春宫可……热闹得紧。”

  守静老道张了张嘴,过了会儿才道:“杜施主虽有妻儿,但夫妻父子离心,兄弟相忌,骨肉情薄,与此世的缘法已尽,神魂转渡无所顾忌。可善信与此世的缘法,却晦涩难尽,牵绊犹在……你当真不悔吗?”

  他们决定离开,但周太后和宫中事务,以及国家的传承要务,都需要时间整理,只能逐步交接。万贞先一步诈死,是为了交接宫权。这葬礼反正是给人看的,何况亲手操办了自己的丧礼这种感觉很微妙,她也真没想过要跟人争这种假尊荣。

  话音未落,杜箴言的脚就被沙发角绊了一下,保持不住平衡。他怕摔伤了怀里的万贞,不敢松手去扶东西,只能看准角度摔在地毯上。万贞身材丰满高挑,分量远不是弱质纤纤的小姑娘可比的,这地毯上的一跤摔得不重,她压下来的力道却是不轻。

  他或许对万贞特别依恋,乖巧无双,但他的快乐却仍是新生儿初初摸索世界,那种纯稚的天真。

  皇帝没想到他居然契而不舍,只得含糊地道:“待太后决断后,朕再召卿进宫说话。”

  做生意有亏有赚,没经验没渠道没靠山的人,先从小生意刷经验才是正常的练级方式。吴扫金他们一来就拿出上千两本金,靠山不够硬,还要去碰属于奢侈品的东洋货,活脱脱的一只肥羊,被坑实属正常。

  大惊大骇之后,她猛然翻身坐起,少年猝不及防,被她推得哎呦一声,翻倒在旁边。可万贞这时被吓得狠了,哪还记得要问他伤没伤着,一跃而起,摸摸身上的衣裳完整,连鞋都忘了穿,就仓惶窜出帐篷外去了。

  万贞迟疑了好一会儿,叹了口气,道:“有啊!我这原身的教养姑姑胡云,为人很好,对我也很不错。但她的菜户对象早死,她一心想找个养子或养女,生个男孩子为那人继承香灯……对很多人来说,亲生子给宦官承嗣已经很毁前程,何况还是个已经死了不能借势的宦官?”

  这一下,不止钱皇后发呆,万贞也呆了呆,突然觉得心中一暖,笑道:“小殿下,您这是也安慰我吗?我没事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贞儿不是贱奴,她是我最重要的人!”太子只觉得肝肠俱断,痛彻心扉,踉跄着跪了下来,低头叩首:“母妃,我求你,将解药给我!把解药给我!”

  以吏部尚书王直为首的文武大臣见孙太后在这种关键时刻,居然行事有条有理,章法严谨,并不是无知妇人出来胡闹,哭着逼众臣找儿子,都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,异口同声的道:“娘娘明见,臣等并无异议。”

  齐升的喝骂已经到了嘴边,又堵住了。外朝和内廷,那是两个系统。虽说大多数情况下,外朝重臣不会与内廷硬抗。但一旦内廷的作为侵犯了外朝的权利,群臣是必然抱团抗争的。

  周贵妃月子期间常被万贞以仁寿宫的规矩为名约束脾气,当时不爽,但回到长春宫后诸事纷乱,境地险恶,日常回想起在仁寿宫的日子来,居然觉得轻松。万贞这种带点劝谏约束的口吻她不以为忤,反而很好的安抚了她心中的惊惶,抹了把眼泪,道:“长春宫最近怪事频发,私下里居然有人将这些事怪到皇儿头上……流言十分不堪,本宫一怒之下令人杖责罪奴,结果反而被人诬称滥用私刑,连外朝言官都上了弹章!瞎了狗眼的东西,天底下哪个做娘的在子女被人欺负的时候会不动怒?怎么偏偏就跟本宫过不去?还有皇……”

  石彪此人又浑又横,万贞落在他手里多一时就有一时的危险。如果不能及早在他带万贞出关前赶上,等他到了关外,即使厂卫知道了万贞在哪里,他也鞭长莫及。因此主意一定,他便不再回头,挥鞭纵马,率众直出东宫。

  孙太后和周贵妃正是因为她这份掩在卑谦之下的自信和骄傲,而感觉她与别的宫人不同,另眼相看。陈表与她青梅竹马,自然更懂得她现在与过往的差别,怔怔的看了她,半晌忽然道:“你说的楼高百层,铁车行驶,千里传音一类的神仙事,我在了性禅师那里也听过。可那都是虚幻的,怎么能当真?”

  万贞见他心生惧意,忍不住叹了口气,道:“梁公公,外朝的文臣武将换个座师都要被人诟病,我们这些服侍贵人的家奴,就更是只有服侍的贵人出头,我们才有出头的机会。小殿下的前程远大,只要他能平安长大,咱们都有机会平步青云……这世上,再不会有比这更好的前程了。”

  万贞迷惑的问:“好端端的,你去郕王府干什么?王府……不好出头呀!”

责任编辑:免费周易算命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